陈大咖|红学

生活美学家看到品味

诸多名著里,最爱就是《红楼梦》。书的前80回,翻到哪看哪,87版的连续剧,点到哪看到哪。我觉得红楼梦最厉害的地方,就是永远看不腻,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总是有新意,大概巨著便是如此。算是我所喜欢的其他文学作品比如张爱玲的书、《甄嬛传》等等,其实都隐隐约约有红楼影子。

去年一直在忙搬家的事情,虽然到今天还没买完家具(对的,还没),前几天躺在沙发上又翻了一下红楼梦,发现——诶,红书竟然也是一本可以汲取装修灵感的书籍!

于是就想来写一写,《红楼梦》的两大女主林黛玉和薛宝钗,到底有怎么样的家居品味。今天先写薛宝钗,因为林黛玉戏份比较多,咱们慢慢写,慢慢分析。

薛宝钗是北欧性冷淡风的拥趸

首先说薛宝钗,一般我们都会把她想象成丰腴、胶原蛋白满满、大眼圆脸的贵气少女。她出身皇商世家,从小有个整天斗鸡走马,游山玩水的哥哥,家里还做生意、开当铺,按照常理来说,应该是一个名牌手袋无数,开着敞篷跑车的富二代,闲时还在朋友圈发发行业信息,卖卖家里的产业。

但在书中写到她居住的蘅芜苑,却让人发现她简直低调至极,是个禁欲主义者。

看这一段:

【贾母忙命拢岸,顺着云步石梯上去,一同进了蘅芜苑,只觉异香扑鼻。那些奇草仙藤愈冷愈苍翠,都结了实,似珊瑚豆子一般,累垂可爱。及进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

连书里都写:丰年好大雪(薛) ,珍珠如土金如铁。曹雪芹是一个用词非常谨慎的作者,他说朴素的,肯定是低调得离谱了。薛宝钗见惯了金银财宝,却成长为一个习惯断舍离的极简主义者。她所喜爱的家居风格,是北欧性冷淡风,在国内,估计可以对标北京瑜舍、三亚艾迪逊等设计型酒店。

一般追捧这种风格的人,也喜欢穿白棉麻褂子,穿一点跟都没有的凉拖,背软塌塌的布包,但薛宝钗在衣着上又不是很朴素哦。《红楼梦》第42回,惜春奉命要画荣国府行乐图,很为难。宝钗不慌不忙道出了画画儿的奥秘:

【该多该少,分主分宾;

该添的要添,该减的要减;

该藏的要藏,该露的要露。】

其实,这也是薛宝钗的处世哲学,她在人前是很懂得有钱人家小姐的排场,该露的要露,沉甸甸的金饰是要戴的,重金手工打造并使用多种非量产珍贵原材料的冷香丸要吃的,这吃穿用度,可没在精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