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古山房(徐康):

夷陵陶事——宜昌彩陶的历史与发展

陶厂西拓

(接上期) 解放后,随着文化和政治中心集中到宜昌市区,一些制陶艺人也迁移到宜昌市区,1951年由15名有一定手艺的人员组合的 “窑货业生产组”。厂房最初建于市郊白骨塔 (现儿童公园北部,盈嘉酒店对面,肖家巷口珍珠路84号,老县商业局背后),生产砖瓦。

1957年,彩陶厂搬到离城区更远的荒郊东山坡,山上还有很多野坟。烧窑所需的黄土,也是就地取材,就在现在东山隧洞那儿,揭去上面的覆盖层,就是上好的窑土,土层深厚,杂质少,粘性佳。泥料在粉碎前必须晒干,早晨,工人们一担一担地将土挑到晒场上,用铁耙打碎,晒干后又一担一担挑进料库。

当时还是手工制砖,工作又脏又累。周光勤是普工,最苦的是踩泥,光着脚跟在水牛身后,把生泥踩熟,深一脚浅一脚,力气小的一脚下去会拔不出来。“老职工腿上都没毛,被磨得光溜溜的。”后来彩陶厂弃砖瓦转产土陶时,用马拉石碾滚压生料。

那个时候,生产完全依靠人力畜力。1959年,彩陶厂全年用电才1200多度,“不及现在一个普通家庭的用电量。”

1965年,彩陶厂从河北唐山购进了挤泥机,还自己动手自制了泥料搅拌机,和挤泥机配合使用。从此,彩陶厂泥料制备结束了依靠畜力的原始阶段,进入机械化时期。

最高峰时,厂里有土窑四座,年产砖瓦37.4万块。就在搬迁的1957年,厂名已由“砖瓦厂”改成“立新砖瓦陶器厂”,砖瓦的生产日渐稀少,主要生产粗陶。1959年11月,彻底停止了砖瓦生产,专制粗陶.彩陶厂最初生产的粗陶是耐酸产品,有耐酸坛、耐酸缸、耐酸管等,主要卖给市里的“华光硫酸厂”。之前还试制过土陶水管,没有成功。

宜昌彩陶大致分为砖瓦生产阶段(1952年—1959年);日用粗陶生产阶段(1957年—1979年),彩陶生产阶段(1973年—1986年),“时间重复的,均为试制或小批次生产期间。”

1960年,“华光硫酸厂”(当时位于西坝岛南端庙咀,今航运楼附近)下马,彩陶厂的耐酸产品也跟着下马,转向生产日用粗陶。大水缸,泡菜坛子,瓦钵子等等,供给川东的酒缸、酒坛是当家产品。酒坛大多供应川东的三峡地区。四川来的船停在镇川门码头,职工们把大缸和酒坛子滚到船上,西陵一路是浩浩荡荡的滚缸队伍,玩杂技似的,十分壮观。

宜昌彩陶厂早期的厂房

手工制坯

彩陶厂制作的大陶缸

做陶最主要的是泥和釉。东山土烧成后变形,卖不出去,濒临解体。厂里生产的坛坛罐罐,从东山脚下一直堆到铁路坝。1964年,杜建国从一家化工厂调进了彩陶厂,厂里派人四处寻找陶土。“秭归、长阳、远安,巴东,走遍了山山水水。一把铁锄挖遍群山,两个竹筐涉尽溪流。”杜建国为厂里最终在夷陵区的官庄附近,找到了陶土。

釉则是熔融在粘土制品表面上一层很薄的均匀玻璃质,平滑光亮且硬度大,能抵抗酸和碱的侵蚀。宜昌彩陶厂从做硫酸坛开始,就有自己的釉。

在长江葛洲坝水利水电工程修建前,每逢枯水季节,三江干涸了,黝黑的沉积淤泥裸露在河床上。这可是釉的好原料。在三江里挖江泥,曾是街头一景。长江丰水季节,工人们还去农村的堰塘里找淤泥。淤泥被挑出来晒干,然后细细研磨,磨得比面粉还细,过100目的筛子,面粉只需60目的。淤泥加上从农村收来的草木灰,就是粗陶灰釉的原料。两样原料放在大缸里,加水、搅混,使重物质沉淀,轻物质悬浮,然后舀出上面的部分,待水蒸发,达到使用浓度即可。这样产量低,后来改建了三级淘釉池。几起意外事件,让彩陶厂由生产粗陶,向生产细陶和工艺陶转型。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湖北日用粗陶主要依靠湖南铜关供给,省内仅汉川马口具有一定规模。枝江的善溪窑虽制陶历史悠久,但属小厂。1970年5月,城区修筑东山大道,削去了彩陶厂前的大部分空地,大件产品的堆放成了大问题。“这些坛坛罐罐又不能摞,只有转到铁路坝去。”

这个节骨眼上,之前一直包销产的宜昌地、市两家日杂公司突然“翻脸”,不要我们的产品,从湖南组织了11船的日用粗陶运到了宜昌。产销之间的矛盾,最终是由当时地委主管工业的田英副书记协调解决的,“日杂公司清付货款,陶器从此自产自销。”再做粗陶没有出路了。刚开始,彩陶厂想烧制高压电瓷瓶,还从宜兴请了4位师傅制釉,没有成功,宜昌没有做陶瓷的白陶土。

此时,一种产自四川的陶器雕花小盖坛豆瓣酱在宜昌热销,厂领导很受启发,立即派杜建国和师傅刁明贵去四川荣昌,学习泥釉技术,后又派人去学习刻花和点花技术。1973年8月,彩陶厂在解放路日杂商店借了个柜台,试销花盖坛等第一批工艺陶品。当时购买的人们比肩接踵,奋力拥挤,争相购买。还有人不相信这是我们生产的,说是从外地购买的,冒充土产。市民对彩陶的喜爱,让彩陶厂信心大增,开始吸纳人才。陈德宝就是此时被吸纳进厂的。这个“艺术青年”后来成了“泥塑大师”。此后,宜昌彩陶风生水起,在业界树立了一个又一个标杆。

花盖坛

“追古山房”藏品

宜昌彩陶厂生产的花盖坛

(未完待续)

(本图文由“追古山房”独家首发。若有平面媒体转载和刊用,须征得本人同意,本人将乐意配合。其它网媒转载,烦请署名并能通知本人。如用于商业行为须经本人同意后方可发布,以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艺术与评论》何宏江文章回顾

芦溪:三国时陆逊伏兵,清代盛产进士

古城宜昌遗憾丢失的历史痕迹,这本书挽救回来一些

宜昌茶区发现的清代《礼茶》匾,原来是杨守敬所书!

芦溪:与历史名人陆逊、何其昌、谭楚、黄学儒船上约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