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的苹果商店

伴随着大学生薪水不如农民工的抱怨,中国制造业正在走向另一个高度,越来越高的人工成本。国内制造业大省经济增长乏力,一方面是资金进入金融领域投机,或者进入楼市,留给制作业的资金紧缺,另一方面,就是人工成本越来越高,工人的生活比以前好了,但是也失去了制作业最核心的竞争力:低人工费用。

制造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任何一个国家的公司都在寻找物美价廉的制造商。印度人口与中国接近,城镇化程度低,人工费用仍处于低水平状态,容易确保劳动力,成为制造公司眼中的下一个基地。

世界第一大代工厂富士康正在寻求印度合作,有关媒体消息,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已经在印度拥有多个生产基地,被认为正在为小米和OPPO生产智能手机。此外,因为跟美国苹果公司有过年的合作,加上IPhone问世10周年,苹果手机估计出货量达到新高,富士康还需要在印度继续寻找合适的地址,投建工厂,扩大产能。

某财经杂志测算,2017年起,鸿海在印度投资将达到50亿美元。鸿海将在印度建立智能手机的供应链,作为对欧美的出口基地。鸿海董事长郭台铭曾表示,到2020年前在印度当地建设10~12家工厂。

另有消息称,美的集团将投资80亿卢比(约8.4亿人民币)在印度建设冰箱和洗衣机工厂,提高生产量和生产水平,美的此举,旨在追赶世界大型企业,实现全球化品牌的布局。6月中国上海汽车集团宣布在印度当地建立工厂,生产乘用车。

2017年以来,国际大型机电企业扩大在印度生产的趋势,加大在印度的投资,原因就是印度的人工费低廉。

印度电子产业协会统计,印度家电市场规模2016年度达到125亿美元,在过去5年里增长至约两倍。到2020年度,有望达到约206亿美元规模,比2016年度增长六成。

如此来看,曾经风靡一时的“中国制造”即将成为过去时。

曾经的“世界工厂”广东东莞有着大大小小的工厂和手工作坊,生产能力惊人,制作业发达。不过,由于当地工人薪水不断上涨,加上社保、保险全覆盖,给当地厂商带来不小的压力。世界十大鞋类制作商之一的东莞兴昂鞋业有限公司,是NIKE、LV、PRADA、ECCO等众多世界品牌鞋类的制造商,辉煌时期雇员超过7万人,分厂50多家,由于每年人工成本上涨10%左右,不堪压力,在2016年开春就选择停产。

东莞大岭山镇在2015年一共有30家台企转移到东南亚,看中的正是那边低廉的人工成本,印度尼西亚劳动力成本也仅有国内的70%。

想要唤醒中国制造业的活力,需要提高技术,提高生产力和生产质量,在高水平制造业上重新赢得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