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繁华都市来的游客看到纳西阿奶在古城里一步三停地挪动着身躯,感觉走得实在太慢了,问:“奶奶,您能稍微走快一点吗?”

纳西阿奶语重心长地告诉他们:“家的目的地都是坟墓,你们要赶时间急着去就走快点吧,我不急,还想多活两年。”

有人还据此稍显夸张地得出了“丽江古城里连老奶奶都是哲学家”的结论。

如今,古城里这般睿智的纳西阿奶越来越少见了,能和我们认真口述古城历史的人也随之减少。

所幸,我们还有这些老照片,能一览那些只有我们的爷爷奶奶辈的人,才经历过的旧时光。

清理河道古城中河大石桥到仁寿桥(百岁坊石桥)一段,河道平缓,水流缓慢,淤泥常在此堆积,因此过一段时间就得清理一次。这是解放军清理河道的场面。

即便只是隔着照片,仿佛也能感觉得到他们身上散发出的十足干劲。

新华街萃文段屋门直接临水而开,一道简单的木桥就这么横架在水面上,路边还有一棵开得正艳的花.

一位纳西阿妈,也许是拎着个菜篮子,正往家里走,路边还有两个背书包的小学生。

“小桥、流水、人家”说的大抵就是这么一回事。

棒棒会纳西话叫做“弥罗会”,每年农历正月十五举行。因在此节会上主要进行锄把、扁担、瓢把、竹竿等农具的交易活动,远远望去,满街都是竹木棒棒,故称“棒棒会”。

棒棒会的习俗也一直延续到了今天,只是逐渐变成花木交易、百货交易和农具交易相结合的节会。

黄山古柏这些明代栽种的柏树屹立在古城屏障——黄山(狮子山)上,有种苍劲的美。

大石桥这张照片是整组老照片里最有意思的一张了。大约80年代起,丽江古城里开始出现了英文的广告照片。你能想到墙上的英文“spirulina noodles”其实是螺旋藻面的意思吗?

如果再放大图片,还能看到这家小吃店叫“玉水小吃”,而隔壁的店铺,墙上则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包,有双肩包,也有手提包。

倘若展开来说,光是这张图都能说很久。

骡马会也叫七月会,是纳西族的一个重要节日,于夏历七月中旬举办,会期一至两周,以骡马、牛等牲畜交易为主,故称为七月骡马会。

而像照片里这样漫山遍野都是买卖的骡马的盛会,已经很多年没有再见过了。

依稀想起儿时的中秋节,也是骡马交易的盛会,在那天一定要在街头的羊肉铺里喝一碗羊肉汤,吃一碗羊肉。

中河中河是丽江古城中原始形成的古河流,北起黑龙潭,贯穿整个古城,向南、向东流入郊外的田坝。它既是古城最早的饮水河,也是农田的灌溉渠。吴积仁老先生的家就在中河大石桥边,屋前有棵绕柳树而长的高大月季。每到三四月份,树上开满上千朵粉红色的花,映衬着清清的流水,令人陶醉。

新华经营部名称是特定时代的产物,新华街上的新华经营部,就是这一特定时代的产物。

“草帽当锅盖”其实这样的草锅盖,对于很多90后来说,还不算陌生。

儿时奶奶在家里蒸粑粑(丽江方言,意为馒头),一直盖的就是这草锅盖,粑粑底下垫的是青绿的松针。

这样蒸出来的馒头,永远都带着一股植物的清香。

卖柴古城水多桥也多,石桥除了供行人走路外,还有一特殊功能,在桥上做生意。这是在大石桥卖柴。

清扫街道古城人有个好传统:黎明即起,清扫街道。

纳西东巴婚礼与做结婚客纳西族很重视结婚典礼,古城里的婚礼都很隆重。上图是结婚盛典上举行的东巴仪式;下图是去做结婚客,人们捧一盆或背一篮大米等,相约去办喜事的人家“挂礼”,以示庆祝。

最后一组照片来摄于2000年后,听起来离我们似乎很近,其实最远的也已经过去17年了。

一般情况下 ,人体会在半年内更新掉身体的98%组织的细胞,我们可以简单粗暴地认为半年后,我们又会有一个崭新的身体。

17年,对于一个城市来说,也足够完成一些蜕变了。

教授东巴文字

河边饭桌

出售自制手工艺品

繁华的旅游市场,好奇的外国游客

交流

看稀奇

笑逐颜开

写在文章的最后:要格外感谢我们的吴积仁老师,正是因为有他亲自整理和拍下的这两万多张珍贵照片,才使得我们有机会窥探那些我们无法涉足的旧时光。

(注:图片版权归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所有,严禁用于商业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