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 垫

在我们恋爱的年岁中,她每年要给我做两双精美的鞋垫。鞋垫做好后,有时我踏着弯弯山路步行10多公里去她家取回;有时她踏着弯弯山路步行10多公里给我送来。

记得那是夏日的一天,我接到了一个口信,是她给我带的,说她第二天给我送鞋垫,要我迎半路上取。

第二天,我高兴地踏上弯弯山路。天朗气晴,风和日丽,谁曾想夏日的天说变就变,走着走着,从东山巅涌上数团乌云,不大功夫,弥散了半个天空,须臾间下起雨来,雨虽不是太大,不紧不慢,下得挺有耐性,崔嵬的山峰,嶙峋的山谷,全在雨雾中裹着。

当我和她碰上面的时候,我俩的衣服早已湿透,雨珠儿正顺着衣角往下滴落。那一刻,彼此都有许多话想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俩挂着雨水的脸儿上灿烂的笑,诠释了一切,胜过千言万语啊!

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觉间云敛雨收,太阳又露出了红红的笑脸。当她从腋下贴身处拿出没有被雨水打湿的漂亮鞋垫给我时,情感的激流同时在我和她的体内涌荡着,心中冒出一句哲人说的话:“和真正相爱的人在一起,茅屋也是天堂。”

光阴似箭,不知不觉,我俩的孩子都大了。2013年,她和我一道去A省打了一年工,在A省的B市南面一条街头,一家卖彩线的摊前,她突然敛足止步,专注地看起彩线来。

“看那干啥?走吧!”我催促她。

“买彩线给你做鞋垫。”她头也没回,弯下腰拣起彩线来。

“费那神干啥?几块钱就买一双鞋垫,有空时间歇歇气。”我再次劝阻。

她没有回答我,只是回头冲我笑笑,仍然拣彩线,拣了十二样彩色线,付款后起身又冲我笑笑。

对她买彩线做鞋垫的事儿我不以为然。

可这几年,我衬着她亲手做的鞋垫在外奔波时,心里总是暖暖的。这就是情,这就是爱,我也真正体悟了那句名言:“真正的爱情不会随白发而衰老。”

李宾 陕西省洋县金水镇草坝河村